全站搜索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地 址:中国 浙江 余姚市 中国塑料城F4-115
电 话:86 0574 62532169
联系人:张先生
手 机:13780023546
速博如何注册
速博如何注册
河洛造神之郑跟下西洋(八)之一、亡命的三佛齐王子─拜里米苏拉_0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8-02-09 18:24 文字:【】【】【

河洛造神之郑和下西洋(八)之一、流亡的三佛齐王子─拜里米苏拉


「瀛涯胜览满剌加国(今之马来西亚的马六甲)。自占城向正南好风船行八日到龙牙门。入门往西行二日可到。此处旧不称国因海有五屿之名遂名曰五屿。无国王止有喽罗主持。此地属暹罗所辖岁输金四十两否则差人征伐。永乐七年己丑上命正使寺人郑和等统〔宝船〕赍诏?赐头目双台银印冠带袍服建碑封城遂名满刺加国事后暹罗莫敢侵扰。其喽罗蒙恩为王挈老婆赴京朝谢贡进方物朝廷又给以海船回国守土。...郑跟译官马欢~~」

一、流亡的三佛齐王子─拜里米苏拉

西元1407年明永乐五年。暹罗属地的满喇加半岛扼守满喇加海峡的满喇加(今之马来西亚马六甲)。满喇加河有如一条弯曲巨蛇蛇尾在西南方的山地经得平原蛇头由东北方的沼泽地慢慢流淌入海。因海口处有五座岛屿故帆海人称其为五屿。却鲜少会在此入港泊船。因满喇河海口的沼泽地多是沙卤之地难以耕耘居民未几更无什么商旅交往。荒漠的沼泽地中更藏有一种巨兽名为鼍龙。这鼍龙约高三四尺有四只脚浑身长满鳞甲背上更有成排的脊刺。骇人的是这鼍龙口中的獠牙甚锋利存身于沼泽一碰到人就窜出咬?。甚至会将人拖入沼泽吃个骸骨无存。而鼍龙只是一害。若是货船经由满喇加海峡在五屿稍有逗留。有时还会在此地遇到海盗从满喇加河口划着独木舟出海劫船。由此往来满喇加海峡的商旅皆口耳相传说满喇加河是一条探入海中的巨蛇蛇口会吞噬商船,www.subo168.com。因害怕所至使商旅与货船更不敢凑近满喇加河口的沼泽地。

满喇加河口的沼泽地确切是一让人胆怯之地。岂但海中有鼍龙山林中更藏有猛虎。那猛虎毛黑满身暗黄的斑纹有时还会化为人形将人欺骗到深山林内再将人吃失落。纵是满喇加河口的沼泽地如斯蛮荒却仍约有百户人家栖身于此。但见其所建屋舍约二三层每层约四五尺有若阁楼。屋顶铺以茅草并将椰子劈成片铺于隔层充作地板系以?蔓。而这有无羊棚般的屋舍恰与旧港国之人所建的屋舍相似。因这满喇加沼泽地的百户人家底本亦是骄傲喇加海峡北方的旧港国而来。不只于此更有传言。听说昔时统治旧港的的三佛齐国被爪哇满者伯夷国收兵征伐将其灭后。而三佛齐国的王族流亡海内辗转避祸最后就是落脚于满喇加河口的沼泽地。

炎热的日头照射着满喇加河的沼泽地。丛榛荒莽的河岸边但见有一人背负弓箭手持弯刀一路劈荆斩棘溯河而上。只见那人的身边还有两条狗一路紧追随行。当是个居于沼泽海口的猎人带着猎狗欲往山中去狩猎。猎人走到了一处河岸边的树下从怀中取出一块方帕来擦了擦了额头的汗水。那树是棵马六甲树树叶有如两排羽毛枝叶间还结有像荔枝状的小果实。那马六甲树的果实味带酸涩刚进口嚼之感到有点苦但嚼了几嚼之后口中即会回甘。所以最是能生津解渴。猎人或是走累了口也渴了。方到了马六甲树下后即摘了棵果实放到嘴里咬了口嚼食并就暂坐在那树下歇息。只见这猎人年约五六十以白布缠头身穿青布长衫看似回回打扮。虽是面孔清癯却是两道剑眉下炯炯横眼唇上两道翘须更显森严。由其面貌看来就不像个别的引车卖浆或是俗鄙的猎人。确也是如此。因为这猎人名叫拜里米苏拉曾是一国之王子。只不外那个已经叫三佛齐的国而今却早已亡国。

三佛齐国开国于苏门达喇岛把守货色洋间的满喇加海峡曾昌盛了数百年。且当其武功武功壮盛之时西至古里国东至爪哇岛北至暹逻国几都曾是其权势范围。尤其辖下的旧港乃东西洋商旅汇集之地居民过万更是东西洋的第一大城。不只商贾络绎培养其贸易兴旺。且因其领土地肥沃稻米一年可三收各类香料与物产富饶固而庶民富饶国力强大。及至百多年前三佛齐的国王远征西洋的锡兰国可怜失利。自此三佛齐国的国势即开始走下坡。兼之爪哇岛的强国满者伯夷国日渐突起篡夺了三佛齐国爪哇岛的国土。更使得三佛齐国得到主要的喷鼻料产地国力进一步遭到重创。大约五十几年前狼子野心的满者伯夷国因见三佛齐国国弱可欺。且觊觎其肥饶的地盘与旧港的茂盛故而派兵征伐三佛齐国。事先三佛齐的国王乃拜里米苏拉的祖父。因见满者伯夷国的大军压境势不成挡。旧港与王城占碑被满者伯夷攻?后。目睹大势已去拜里米苏拉的祖父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带着王族及三佛齐国的残兵逃往海内。自此三佛齐国终告消亡。而拜里米苏拉与其王族亦即开端了海内亡命的岁月。

三佛齐亡国之时拜里米苏拉尚年幼懵懂现实上也不知产生何事。三佛齐国的王族流落海内后曾先后居于廖内岛与民丹岛。因而两岛的百姓亦皆是三佛齐国的旧日子民对王族亦颇忠诚。而拜里米苏拉的祖父亡国后亦无不冀望能再复国。于是在廖内岛与民丹岛经得几年的另起炉灶后。拜里米苏拉的祖父即出兵攻击淡马锡(今之新加坡)。淡马锡本来臣属于暹逻国。而拜里米苏拉的祖父刺杀了淡马锡的酋长后即?据了该岛自封为王。意欲以淡马锡做为其复国的依据地。时光苒荏拜里米苏拉就这么在淡马锡长大成人。祖父过逝后爸爸亦早逝。于是拜里米苏拉年约三十即继任了国王。但这却是另一场灾害的开始。年轻的拜里米苏拉继任国王后尚来不迭大展本领展其鸿猷弘愿甚至王位都还没坐暖。而雄心勃勃的爪哇满者伯夷国却又派兵征伐淡马锡岛欲将三佛齐流亡海内的王族给赶尽杀绝。

年青的拜里米苏拉其麾下仅剩一些三佛齐亡国后的老弱残兵。淡马锡更仅是一小岛若何能抵御强盛的满者伯夷国。面临满者伯夷国的雄师压境拜里米苏拉亦只能再次弃国而逃受到再次亡国的运气。拜里米苏拉带领尚虔诚于三佛齐国的老弱残兵先是渡海北逃到了满喇加半岛的麻坡一地。但麻坡是个靠海的平原并无天险可守。因惧怕满者伯夷国再次讨伐。于是拜里米苏拉又北逃到了满喇加河的出海口。满喇加河的出海口是一片池沼地北邻年夜河东北方又有一座山横阻,www.subo168.com。虽说蛮荒却也算是进可攻退可守。于是拜里米苏拉与忠实于他的老弱残兵约仅剩百余户即在满喇加河的海口落脚。时间苒荏就这么在艰困的蛮荒沼泽地中又过了二十多少个年初。...当此之时坐在马六甲树下啃着野果的拜里米苏拉于今已渐渐老矣。

「三佛齐国」谁人物阜平易近丰已经富强的国家在拜里米苏拉的脑海中毕竟只是一个含混的印象。虽说拜里米苏拉一诞生就注定是团体上人的王子。但他毕生遭受的倒是两次的亡国。五六十年的流离失所与风霜岁月而今拜里米苏拉已年迈又流浪到满喇加河海口的蛮荒沼泽地。「复国」这从祖父三代以来的幻想对拜里米苏拉而言早有如梦幻泡影般的高不可攀。而那金衣玉食已经居重楼华屋更早成一场过往的春梦罢了。啃着酸涩的马六甲果实拜里米苏拉每想起旧事各种总更显衰老眉眼满带发愁。由于就算流落到满喇加海口的蛮荒沼泽地对拜里米苏拉而言仍然是难有立锥之地更别说安居乐业。因满喇加河的沼泽地乃是暹逻国(今之泰国)的国土。虽说二十几年来暹逻国并未派兵将拜里米苏拉驱离。但却要拜里米苏拉每年上贡四十两黄金。否则即派兵予以征伐。简言之满喇加河的沼泽地仅是暹逻国暂租借给拜里米苏拉及其族人寓居。所以得每年上缴四十两黄金的租税给暹逻国。不然即会被暹逻国派兵驱离。

四十两黄金就一国而言也不是什么大数量。只要向百姓征点税当也就能敷衍的从前。只不过满喇加海口的沙卤地泥土贫乏难以耕种。所以拜里米苏拉与其百姓顶多只能划独木舟到海上打鱼或到林中打猎维生。正是流落海内寄人篱下衣食无着。百姓连糊口都难却又如何能每年凑出四十两黄金来上贡给暹逻国。为了每年能凑出四十两黄金拜里米苏拉与其百姓也只要拼命找机遇去劫掠过往满喇加的商船。于此拜里米苏拉这个流落海内的王子又多了个海盗之名。从贵为三佛齐国的王子沉溺堕落到此地步当也算是山穷水尽走到了走投无路。原本拜里米苏拉对于复国一事也是早已失望。不过三年前到暹逻国的王城去上贡黄金之时拜里米苏拉对于早已迷茫的复国之事却又燃起了一丝愿望。因为就在暹逻国的王城拜里米苏拉遇到了天朝上国来的一个使节。而那天朝上国的使节就叫尹庆。

「听闻天朝上国地大物博百姓不知几千万且物产丰隆遍地黄金。满朝文武皆忠良武功武功鼎盛。那巍巍若天神的皇帝更是礼节全国以德服人。不但对海内小国济弱扶倾既不恃强凌弱更不以众暴寡。我祖父为三佛齐国王之时。听说也曾向天朝上国称臣纳贡。祖父说因只有向天朝上国称臣纳贡则天朝上国对于藩属国更是恩惠有加。往往上贡一万两白银的财货天朝上国的皇帝即会以十倍还犒赏十万两白银的财贿。只是我三佛齐亡国之后即未再派使节前去天朝上国进贡。假使天朝上国的皇帝真愿泽披海内对海内藩属广施恩德。倘若这都是真的。那以我本日之窘境亡国之后仰人鼻息前有狼后有虎百姓更难认为生。老是我已日暮途穷再无路可走。若是我派个使节前往天朝上国乞助。却不知天朝上国的天子能否乐意为我这个亡国之君伸出援手...」瞎话说拜里米苏拉仅是怀抱一丝盼望却也不敢有什么苛求。究竟三佛齐国早已灭亡。国既已灭亡而他也就不再是一个国王。既不是国王仅是一个流落蛮荒的穷徒甚至沦为海盗。连天朝上国来暹罗国的使节愿不肯看法他拜里米苏拉也都没掌握。

但为求见到天朝上国的使臣。拜里米苏拉还是使尽了关系拉拢暹逻国的官员。总算在暹罗国官员的部署下拜里米苏拉见到了那来自天朝上国的使臣。荣幸的是天朝上国果真不愧是个礼仪之邦。即使晓得拜里米苏拉只是一个流落蛮荒的亡国之君。但那天朝上国的使臣依然对拜里米苏拉以礼相待。得悉拜里米苏拉的困境之后那叫尹庆的上国青鸟使虽表同情却无奈作主。说是得由皇帝裁示。又说天朝的新皇帝刚即位金銮。且新皇帝贤明英武正需海内诸国前来称臣朝拜或有可为。于是拜里米苏拉即派了一个亲信伴随那叫尹庆的使节一道前往天朝上国。就这么等了半年拜里米苏拉派去天朝上国觐见皇帝的心腹终于前往了满喇加。并带回了天朝上国皇帝赐诏给拜里米苏拉的冠带袍服及一只国王玉玺。而事先天朝上国的皇帝恰是刚窜位登基的永乐皇帝。

天朝上国的皇帝赐诏给拜里米苏拉一只国王玉玺自是否认拜里米苏拉是一国之王。只不过让拜里米苏拉觉得有点扫兴的是─就算是天朝上国的皇帝赐诏给他国王玉玺,www.subo168.com。但是他的困境却一点都没转变。依然是寄人篱下百姓无以为生。暹逻国也异样强硬的向其索讨每年四十两黄金的税银。赐诏之后又过了三年拜里米苏拉依然流落在满喇加的蛮荒沼泽困窘至极束手无策。也就是说天朝上国皇帝承认拜里米苏拉是一个国王终究只是个无用的虚名而已。但大明国的永乐皇帝现实上并不忘了拜里米苏拉这个亡国的三佛齐王子。


脚注栏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7 www.subo168.com All Rights Reserved